四川省科学城医院医疗纠纷难以维权

  二O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我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痛不欲生的日子,和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妻子永远的离开了我。我的岳父岳母也失去了唯一的女儿,还要让未成年的女儿承受着失去母爱的痛苦。我后悔没有及时帶妻子去大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内心的自责始终在折磨着我。医生自信的话语也一直围绕在我的身旁,愤怒由然而生!

        二O一八年,我将四川省科学城医院告上了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法院。他们不但公然违反国家医疗规定,收取了没有任何正规票据的手术费五千多元,还在发现肿瘤高危因素存在的情况下只建议我们做了简单的放疗处理!我也很明白,法院必须以医疗鉴定机构的结论作为判决的依据。然而,找了无数家鉴定机构,一听说科学城医院就放弃了为我作鉴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愿意为我作鉴定的,但第二天便反悔了。现如今,无奈的我只能撤诉。难道真如我听说的那样,医院和医疗鉴定机构有说不清的关系吗?但我剩下的后半生,仍会继续努力去寻找愿意为我作医疗鉴定的机构,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

       习总书记的医疗改革,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得起病。然而也出现了不少医院,为了经济利益丧失医德,不管有没有能力,什么病都敢接,什么病都敢治。对于科学城医院,我感到无比的愤怒,对医疗鉴定机构的不作为,我感到很无奈,对习总书记所说的法治社会,依法治国,如何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感到很迷茫。我还有很多责任和义务要完成,我的爱人将永远在我心中,支持我继续生活下去……

相关文章